豪哥剧透:经典美剧《权力的游戏》最重要的注脚

跟着昊哥,第一次看好电影

本文包含大量第一季至第七季的剧透,以及最新一季的极少量剧透。请谨慎阅读。

凡人就是凡人(Valar Morghulis)。

这句瓦雷利亚语词组已成为经典美剧《权力的游戏》最重要的注脚之一。

在《权力的游戏》中,非凡人也难免死。

2011年6月12日,《贝勒的圣所》第一季第九集,临冬城史塔克家族的当家艾德史塔克被判处斩首,震惊全球观众。从此,“主角光环”在《权力的游戏》中彻底失败。

爱德华·史塔克

史塔克家族的另一位重要主角在第三季第九集《红色婚礼》中被杀,因为他在爱情和政治之间选择了爱情。完全无视《光环》终于成为人类电视剧史上收视率最高的一集,在IMDb9.上获得了9分(超过70,000个收视率)。

豆瓣上,《权力的游戏》第一季到第七季也分别收获了9.4、9.5、9.5、< @9.6、9.3、9.5、9.3高分,同时这部剧也打破了记录美剧共获得40座艾美奖奖杯。

之所以如此令人印象深刻,是因为该系列就像一部缓慢展开的中世纪画卷,结构宏大,细节丰富。

改编自美国国宝奇幻作家乔治·S·S·马丁的代表作《冰与火之歌》。 《权力的游戏》的标题只是第一部小说的标题和小说的第二部。直至第五部《列王的纷争》、《冰雨风暴》、《群鸦盛宴》、《龙之狂舞》,其内容均已收录在系列中,第六部《寒冬》。 《寒风》和第七部《春晓之梦》尚未出版。

也就是说,剧集会在原著之前给结局,为什么?

由于马丁先生年纪大了,原著的最后一章还远未出版,马丁只好把故事的大结局交给编剧。北京时间5月20日,全球书迷和剧迷将看到《权力的游戏》大结局,最终季第一集4月15日播出,虽然没有出人意料的剧情,但只是一个上赛季热身两年后,依旧以目前豆瓣9.7、IMDb8.9分,完成了非常高调的开局。

《权力的游戏》的结构不难总结:

8000年前,当长夜结束时,绝望长城被森林之子绿色先知施了魔法。

长城外极寒之地,是野人和异鬼的家园,他们把死人变成了。

长城是维斯特洛七国的家园。

大陆上基本都是没有魔法的普通人,但龙之母丹妮莉丝却养了三头巨龙。与此同时,还有梅丽珊卓、贝恩唐达里昂等隐藏的红袍女巫,她们精通杀戮。神秘和复活的外星人。

长城内,七大王国正忙于争夺首都君临的铁王座。长城外,异鬼正在接近维斯特洛。

最终,在猎杀巨龙之后,异鬼的首领夜王凭借巨龙的冰焰成功摧毁了绝望长城,正式进入了长城。

冰龙之眼

俗话说,冬天来了,永夜来了。

这样的结构不仅孕育了小恶魔提利昂、小指头培提尔·贝里席、泰温·兰尼斯特等经典战略家,而且该剧还以出众的视觉效果将私生子呈现给了观众。有黑水河之战、黑水河野火之战、第一男子拳峰之战、困难村之战等10余场经典战役。

在剧情和战争中,大部分角色都占了便宜,但总会有人在艰难的命运中幸存下来。 (虽然根据剧中放出的终极海报来看,好像最后大家都会收到一个饭盒?)

01 琼恩·雪诺

“你什么都不知道,琼恩·雪诺。”

(你什么都知道,约翰·斯诺!)

琼恩·雪诺和耶哥蕊特

这句话,红发野蛮女孩耶哥蕊特对琼恩·雪诺说了五遍,从第一次见面到死在情人琼恩的怀里。

或许正是这种“理解”,让私生子乔恩远离了维斯特洛的权力斗争,心中升起了一种崇高的“为民情怀”。

因此权力的游戏石心夫人第几集出现,他主动背诵了《守夜人誓言》:

听我的誓言,为我作见证:

漫漫长夜即将来临,从今往后我将守候至死。

我不娶妻,不娶地,不娶子。

我不会戴王冠,我不会争宠。

我会尽职尽责,生死相随。

我是黑暗中的利剑,

长城上的守护者,

对抗寒冷的火焰,

黎明之光,

唤醒沉睡者的喇叭,

保护王国的盾牌。

我将我的生命和荣耀献给守夜人,

今晚每晚都一样。

琼恩·雪诺的《权力的游戏》旅程中至少有两个非常重要的事件。

等待复活的雪

首先,他在守夜人叛乱中被杀,然后被红女巫梅丽珊卓复活。

由此可见整部《权力的游戏》都非常重视琼恩雪诺这个人设,在以没有绝对主角着称的情况下,重视赋予他剧中唯一的主角光环。

你应该知道,原著小说中另一个复活的人,被贝恩·唐达里恩复活的凯瑟琳·史塔克,后来的“斯通哈特夫人”,其复活的情节已经被节目完全切断,还有斯通哈特夫人对Freys 完全由她的女儿 Arya the Faceless 接手。

为什么乔恩喜欢独角兽的光环?

因为他是传说中的“真龙大帝”。

在最新一季开场的剧情中,通过斯诺的朋友山姆威尔·塔利口中透露,斯诺是雷加·坦格利安和铁王座合法继承人莱安娜·史塔克的儿子。七国的守护者。

所以,雪诺居然和自己的阿姨睡了。

这也让剧迷们调侃龙母丹妮莉丝:本以为爱情事业会有好收成,没想到爱情事业却一败涂地。

斯诺的死实际上是为了打破守夜人的誓言。复活后,他不再是守夜人,于是他有了人生中的下一件大事:北方混蛋之战。

混蛋之战

第六季第九集的混蛋之战是该剧迄今为止最经典的战斗之一(当然,最终季会有一场远远超出这场战斗的重要战斗)。

花费超过 1000 万美元,船员们让这场战斗真正令人窒息。

斯诺率领守夜人和野人在城外对抗由剥皮家族族长的另一个私生子拉姆斯·博尔顿率领的临冬城防御者。

最终,在鹰巢援军的帮助下,琼恩取得了艰难的胜利,从而夺回了临冬城,成为了北境之王。

可以看出,琼恩·雪诺是《权力的游戏》最喜欢的角色之一。

他们不仅给了他一个梦寐以求的形象,一个复活的命运,一份真挚的爱,一份坚定的信念,同时,也给了他最纯洁的血液。

这种纯洁,不仅意味着他流下了合法皇室的鲜血,更意味着他在格局和品格上都具备成为国王的精神资本。

正如 Samwell Tully 告诉他的:

你会为她(丹妮莉丝女王)放弃王位来拯救你的人民吗?

答案不言自明。

所以,琼恩之所以能活到今天,是因为他是铁王座的唯一继承人,无论血缘还是精神。

从那时起,琼恩·雪诺就改姓坦格利安了。

02 丹妮莉丝·坦格利安

安达尔人女王、罗伊娜与先民、七国统治者、全境守护者、大草海的卡丽熙、破镣者、弥林女王、龙石岛公主、未焚者、龙之母、米莎、母亲、银后、银娘、龙后等

这是龙母丹妮莉丝的称号,多半是自封但当之无愧的。

如果说权力的游戏除了琼恩·雪诺之外还有谁更喜欢的人,那一定是龙妈了,而且与隐藏对琼恩·雪诺的偏好不同,《权力的游戏》对龙妈的偏好基本上是“大张旗鼓”。

龙母与龙

在刚刚播出的第8季第一集中,两条巨龙飞越北域权力的游戏石心夫人第几集出现,十分显眼。这时,马上的龙母明显扬起了下巴。

这是一种难以掩饰的骄傲。骄傲的首都在哪里?

当然是龙,还有女王身份,甚至可以说,龙加强了女王身份。

回想起第一季龙妈奉二哥韦赛里斯·坦格利安之命献身马王的羞怯和恐惧,你可以清晰地感受到,七季之后,龙妈已经完成了彻底的本质蜕变。

前段时间,马龙饰演的艾米莉亚·克拉克与脑动脉瘤抗争,濒临生死的故事进入了观众的视野。看着戏里戏外的联系,更感受到了龙马这个角色。魅力十足。

因为在火中还毫发无伤,龙妈不是普通人,而在《权力的游戏》中期,龙妈似乎被君临断断续续地遗忘了,只是因为她一直忙于米解放林等地的奴隶,相当于《权力的游戏》中对主要“少数民族”的一种征服。

其中最重要的是龙母烧毁了圣城维斯多斯拉克的神庙。

这是她在孵化龙蛋后第二次不燃烧地征服野蛮人。

龙妈烧庙

龙马的初衷是解放和保护全境人民。直到现在,这个初衷依然存在,但她也应该意识到,随着她越来越相信自己七国女王的身份,权力也可能对她产生影响。悄悄地被腐蚀了。

这从她对 Samwell Talley 的父亲和兄弟的处决中可以看出,并且在第 8 季第 1 集中她与 Sansa 的有意义的口头游戏也暗示了这一点。

如果你现在问:

马龙得知琼恩·雪诺的继承人身份后会放弃女王身份吗?

恐怕节目的粉丝很难给出肯定或否定的答案。这种犹豫,意味着我们不再相信龙马对权力的真实态度。

而龙母与她龙的关系,也经历了鸿沟与桥的关系过程。这两条龙就像是龙母的魔法屏障。只要他们还在,权力的游戏就不会给龙。妈妈的热午餐。

当然,正如粉丝们预测的那样,其中一条龙似乎即将属于琼恩·雪诺。

03 艾莉亚史塔克

无面者贾昆·赫加尔将艾莉亚·史塔克带到布拉佛斯并最终训练她成为另一个无面者。

无面者不会杀死他们不认识的人,所以他们需要被杀者的姓名。

Arya 恰好有一份“死亡名单”。

这份名单包括乔佛里、瑟曦、山峰、瓦德佛雷等知名人物,以及一些随从(艾默里洛克爵士)、卫兵(奇斯维克)、御林铁卫成员(陈马林爵士)等小人物.

虽然这份名单是在她成为无面者之前拟定的,随时都处于被增删的状态,但名单的存在却暗含着她与千神之间的某种“缘分”面孔。

艾莉亚在布拉佛斯

魔山的弟弟,“猎犬”桑铎·克里冈,是后来唯一从这份名单中删除的人。

因为他杀了艾莉亚的朋友,却对艾莉亚照顾得很好,艾莉亚和他之间的感情非常复杂。

艾莉亚身材矮小,但与姐姐珊莎的淑女不同,她是个活泼的假小子。

她目睹了她父亲在君临被斩首,以及她母亲和嫂子在红色婚礼上被暗杀。自然,她的心中充满了仇恨,但让剧迷感动的是,仇恨并没有让她的人性产生任何扭曲。 ,相反,在经历了布拉佛斯的残酷之后,她依然无法改变自己的初衷,始终保持着对家人和北方的纯真无私的爱。

无面者的身份让艾莉亚拥有高超的战斗技巧和善于躲藏的性格,而她对史塔克家族的纯爱让她充满了强悍的性格,所以艾莉亚几乎是《权力的游戏》中最厉害的角色之一让人安心的角色。

而且,当龙妈大军进入临冬城时,艾莉亚看着不同人的不同表情,证明她已经拥有了某种智慧。

正如前布拉佛斯首席剑客 Celio Forrell(艾莉亚的剑客老师)告诉她的:

“你像长矛一样瘦,你知道吗?这也很好,因为目标更小。”

她已经将自己缩小到不成为任何人的目标,但始终保持警觉、明智并随时准备出击,所以艾莉亚当然会活到最后一季。

04 珊莎·史塔克

在国内剧迷中,珊莎被戏称为“三傻”。

这个昵称其实暗示了她在《权力的游戏》中的生存法则。

《权力的游戏》,残酷,阴谋,算计,流血,按照珊莎的角色设计,她似乎无论如何都活不过最后一季,她想活下去,似乎只有一种方法可以“变黑”。

因此,无数粉丝都在期待她的黑化。当她在鹰巢穿着黑色长裙,笑着从楼梯走到小指头时,观众似乎终于等到了她“火红的嘴唇”的那一刻,但正如你所见,直到今天,珊莎还没有完全黑,但她知道如何更好地保护自己。

珊莎在最后一季

这样的人怎么能活到第八季?

因为珊莎的四重身份,这些四重身份对她构成了坚实的屏障——高贵、柔弱、美丽、女性。

单看这四个身份中的任何一个,都不利于在《权力的游戏》中生存,或者说,如果你拥有其中任意两个或三个,在《权力的游戏》中获得便利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比如高庭蔷薇家族的百花骑士和玛格丽·提利尔,身份尊贵,美貌惊人,但因为百花骑士不是女人,玛格丽也不弱,所以也被杀在了大庭广众之下。结尾。在贝勒大教堂的野火中。

只有同时拥有所有这些四重身份的珊莎才能在残酷的《权力的游戏》中幸存下来。

在艾德·史塔克被斩首后,贵族们将她留了下来,兰尼斯特家族为了巩固对维斯特洛的统治,不得不留着她象征着对北方的控制,而她的软弱也让兰尼斯特家族也放下了警惕;

珊莎的美貌让七国的首席阴谋家小指头将鹰巢城的领主莱莎·艾林从月门中推了出去。虽然小指头可能对珊莎有权力考虑,但可以肯定的是,珊莎与母亲凯瑟琳的长相相似,确实在一定程度上让小指头产生了爱意和占有欲;

女性身份自然可以减少对兰尼斯特家族、小指头家族和剥皮家族的权力和武力威胁。

第一季的珊莎

更有趣的是,珊莎的“弱点”不仅针对她过于淑女的身材,还指向了她在剧集一开始就缺乏对权力的热爱。

这样一来,没有人会觉得她很危险,也就不会有人刻意除掉她,毕竟她是个无知的女孩,可以白白崇拜乔佛里。

但她坎坷曲折的经历最终催生了她的最终身份:独立。

在《权力的游戏》汹涌澎湃的河流中,珊莎一直像花瓣一样随波逐流,处于依恋的状态,依恋君临,依恋小指头,甚至依恋被阉割的席恩葛雷乔伊,但在最终,她回到了艰难的史塔克家族,成为了有智慧和勇气的领主。当然,他也有一点诡计,从此彻底摆脱了“三傻”的名号。

在第8季的第一集中,粉丝们甚至惊讶地发现,在她和小恶魔提利昂关于君临女王瑟曦的对话中,她对人的精准度在某些时候几乎超过了七分。大王国最聪明的人,提利昂,他从矮人的身份中汲取了许多生命的真理。

提利昂是一句名言

你可能会说因为他们在谈论瑟曦。

那么如果你想想她对龙妈的顾虑,不难看出珊莎有着近乎锋利的智慧。

在《权力的游戏》早期,她只是一个热爱针线活的年轻女孩。

05 瑟曦·兰尼斯特

瑟曦·兰尼斯特是我在《权力的游戏》中最喜欢的角色之一。

她很坏,这是毫无疑问的。

她在第 5 季被大麻雀审判,并在第 5 季第 1 集中与 Euron Greyjoy 作为女王上床——这是当之无愧的,毫无疑问。

但毫无疑问,瑟曦是整个《权力的游戏》中轨迹最清晰、最鲜明的角色。同时,在这样的清晰和清晰中,她几乎烙下了一个女人可以被所有情感伤痕划破的印记,正是最初的权力欲望加上这些女性伤痕,让她成为了七国都城的孤独女王。 .

瑟曦王

第 6 季第 10 集,当瑟曦登上铁王座时,一个细节闪过:

王座上的瑟曦看了一眼她的爱人和弟弟詹姆·兰尼斯特,立刻将目光牢牢地转向了红堡。

正是这种眼神的变化让瑟曦抓住了我的心。

原版的瑟曦虽然霸道恶毒,但有很多典型的女性特征。

一是追求美男和爱情。

在原著小说中,瑟曦最喜欢的其实是七国中最美的男人雷加·坦格利安。她形容,“即使把詹姆比作雷加,他也只是一个牧牛人”,当然,在剧中,瑟曦和詹姆有着秘密的关系,并育有三个孩子。

二是她保留了普通女性的温柔。例如,当乔佛里斩首艾德时,瑟曦真的很想阻止它。

被审判后的瑟曦

但随后,在三个孩子相继去世后,瑟曦彻底绝望,完全依赖权力。从乔佛里到弥赛菈再到托曼,瑟曦在孩子死去的过程中的心理变化非常有层次。从声音嘶哑到淡淡的悲伤再到冰冷的掩饰,托曼跳进了红堡,让瑟曦彻底摆脱了家族男性的半依赖状态,成为独立的阴谋女王。

甚至,瑟曦发型的变化也与最终失去母性相呼应。

在最新一集中,瑟曦要求首相柯本指示波隆准备射杀他的两个弟弟提利昂和詹姆。这是什么意思?

这意味着瑟曦决定摆脱她家中最后一个男人,她的情人詹姆的“情绪控制”,她决定成为一个真正的独行者。

詹姆和死去的弥赛拉

瑟曦年轻的时候,蟾蜍女巫有关于她的三个预言:

一、她会嫁给国王,但会被另一位年轻的王后取代;

二、她和国王没有孩子,但她会生三个孩子;

三、未来的某一天,当你泪流满面的时候,VALONQAR(哥哥)会掐死你苍白的脖子,夺走你的生命。

前两个预言一一应验。

第三个预言,瑟曦一直认为瓦隆卡尔是小恶魔提利昂,但最终,瓦隆卡尔可能是她一生的挚爱詹姆。

詹姆斯在最后一季

瑟曦的整个生命,即使在最后一季,都被这三个预言所禁止,所以瑟曦在最后的预言之前将无法获得午餐。

第三个预言将如何应验,也应该在第八季揭晓。

从2011年到2018年,每个人都变了,只有原来的还没有变

至此,小恶魔提利昂、布兰史塔克等幸存至今的经典角色因篇幅无法重演,雷加·坦格利安、莱安娜·史塔克等早已离世不能多说迷人的角色,除了最后一季第一集结束时詹姆斯和布兰之间复杂的眼神交流让人想起2011年第一季第一集结束时,詹姆斯推着布兰的脸在下到高城堡之前面对面。

同样的北方,同样的临冬城,同样的人物,但一切都变了。

这两场对决肯定是故意安排的。他们完成的,是传说结束对传说开始的凝视。

作为剧迷,我们只能享受追剧的最后422分钟,告别这个伟大的剧迷。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9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