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玩家》评测:装备是决定实力的唯一因素

游戏不错,所以认识了一些富二代,所谓的“人民币玩家”。楼上说的很多都太假了。我会谈谈发生在我朋友身上的事情。游戏内容和角色身份我会处理的,请不要当真。

我要说的游戏不是主流,有点像私服。建立类似于WOW的阵营——不同的阵营天生敌对,无法交流。每周一次的全国战争;一些即时战略元素,每个玩家都可以招募英雄,带领军队战斗。游戏一开始,玩家有一个类似帝国时代的场景,需要自己建造建筑(建造时间很长,每座建筑有20个关卡,升级大约需要1天时间)。

这是一款人民币玩家的游戏,简而言之:装备?购买!快速升级?购买!与敌对派系交谈?买吧(1元一台喇叭赚rmb的网页游戏网游玩家不会陌生)!成副本?购买!

_______________

第一个故事:

玩家A:男,50岁左右,东南沿海某发达城市某国企高管。我认识的唯一一个在这个年纪还在网络游戏中与年轻人竞争的人。声称他的妻子受到严格控制,只有私人钱(他颠覆了我对私人钱的概念)才能玩游戏。进入游戏后,迫不及待的等待,于是买了一张加速卡,在2小时内将城内所有建筑科技全部升级(约5000RMB)。当时他在我的敌对阵营,服务相对薄弱。大概是因为他比较有竞争力,对面的人开始鼓励他用装备参加国战。

解释一下游戏中的装备设置。一个人有10个英雄,每个英雄有10件装备。您可以花钱将装备从+0增加到+20。每个级别的成功率约为 50%。失败从头开始。而装备是决定实力的唯一因素。一般来说,顶上加一件装备大概需要2000~3000RMB,看运气吧。

这位大叔,很倒霉,第一天就收了3万,除了升级楼房等乱七八糟的,2万多元砸个头盔,最后只得了+11……这怎么弄?次日,大叔红着眼睛又拿出了自己的一部分私钱,开始了砸装备的旅程——自称又砸了5万元。反正装备是比较牛逼的,不过乍一看英雄才40级(满10级0),就算装备好也穿不上。

100级是什么概念?在当时的版本中,一个没有上瘾且有正常套路的玩家,需要大约 1 到 2 个月的时间才能将一个英雄训练到满级。游戏中整个练级过程需要人工控制,装备耐久度需要人工修复,所以各种插件和按键精灵根本不起作用。

所以那段时间,大叔雇了一个代练工作室——没错,整个工作室玩一个号码,24小时手动练级。大约半个月后,大叔账户里的几个英雄等级都掉了下来。大叔挺高兴的,说比想象中便宜很多,每个人的工资才一千块钱。

然后,我们看着叔叔每周花费数万美元。作为自己阵营国战的统帅,他不止一次被问到:露琪姐,大叔参加国战怎么办?只能用“呵呵”两个字回复,但心里还是没有什么感觉。毕竟玩了很久,战友们都非常熟悉,大家的操作也很默契。

当大叔积累到一定程度——大概30万到40万左右,就试探性的参加了国战。

那么,这个故事该结束了,因为我们一夜之间就被消灭了。

_________________

第二个故事:

叔叔用一个人的力量统一了整个服务器。之后,我在高处感到很冷,邀请了一群互不相识的小伙伴(我有幸成为其中的一员,所以我对上面的故事很熟悉)去更受欢迎的新服务器,共同创造未来。

大叔理所当然的当上了公会会长,公会的兴旺也是理所当然的。和往常一样,在花费人民币开发后,我们在新服务器迎来了第一次国战。

此时玩家B出现在敌对派系中:

准确地说,是一群玩家,现实中的朋友,俗称富二代。平均年龄25岁左右,主要工作是接妹子和副夜店。领导叫B,经常和我一起哭穷,说零花钱一个月才2万多元,玩游戏根本不够用。

如果说叔叔一个人带领全国走向共同富裕,那么这些年轻人,在经济实力上,简直就是叔叔和父亲。服务器上的第一次国战以惨败告终。那天晚上,YY大叔的吼叫声让公会里的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我什至被骂哭了)。

大叔是个很没有耐心的人,决定抓住一切机会为自己的耻辱报仇雪恨。几天后,运营商举办了一个活动,3天(或者5天,我忘了)充值最多的玩家,可以获得全服唯一,属性惊人,史诗刀。大叔疲倦的声音顿时神清气爽,问我:小X,你觉得那把刀能卖多少钱?我弱弱地说:我觉得四万和五万差不多吧? ……大叔又激动了:你懂的,这么少的钱我也进不了前十的服务器,我一天充五万看看。

第二天,大叔半夜才上线——我担心的问:X大叔,你有事吗?大叔冲我吼:我x,我不能用网银,只能买实体卡。平时帮我刮刮卡的工作室今天有事,只能自己刮刮卡秘籍,累死了。 (游戏充值卡最大面额为500RMB)

活动结束前两个小时,大叔神秘地告诉我:我又充了点钱,终于冲刺了,我一定会拿刀把那些小混蛋给炸死!

第二天,活动结果出来了。充值最高的是B,其次是大叔,差距不小。

活动的棘手之处在于,第一名的奖励是一件无敌装备,而第二名是一把可以直接兑换人民币的刀——当然兑换需要3万元。相当于大叔花了N倍的钱买了一把他根本不需要的刀。

大叔真的生气了,直接把刀扔给了NPC,骂了YY里的几个妈妈,直到卖光了才再上线。

________________

第三个故事:

大叔走了,故事还没完。

第二天,B做了个扩音器,问:这个游戏怎么加装备?过了一会,他说:靠,我没放宝石,刀被我炸飞了(消失了)。

世界沸腾了。

几天后,我看到刀加了20,而且装备在他的英雄身上,我问:你在和别人玩,刀根本没有爆炸,对吧? B淡淡的说:我打电话向GM投诉,他们同意我花同样的钱再买一个。

世界又着火了。

(充值游戏第三位玩家是内线玩家,俗称拓——过了半天,B告诉我拓要拿第一刀,之前私下聊了很久拿刀。当然,进去的钱是真钱。)

__________________

第四层:

玩家 C:我和我一起玩了很多游戏。我进过公会。我现在 30 岁出头。我是个体户。来)。

大叔走后,C自告奋勇当会长,不时谦虚地向公会同志问技术问题。那个时候,我还挺上瘾的,经常靠自己的智慧给予一些指导。随着时间的推移,C 应该会询问我购买的任何东西。

在游戏快赚钱期的时候赚rmb的网页游戏,装备更新极快,经常是今天出一套3000元,明天出一套7000元,属性更厉害一套10块,亲,要花1块才能加到20块。

3000集出来的时候,C问我,这个东西厉害吗?我说当然比你现在的1000块一块好。 C叹了口气,每两天买一套,冲上高层;两周后,7000集出来了,C问:我现在最好的东西是什么?我说,比你现在好多了。 C说:那我没亏本买?我说:你现在装备不错,服务器也能排第一,心满意足吧。 C一言不发,默默去买了一套7000。

然后放出15000件套装,然后削弱之前套装的属性,出新的3000、7000、15000…C为了保住不遗余力落后的力量。都收集了。

__________________

第五个故事:

哪里有网络游戏,哪里就有交易。不管是钱还是人,只要能换到装备,似乎就是一笔交易。

女孩D:跟我一样在英国留学,1990年代出生,声音甜美。

在一个充斥着男性生物的YY频道上,这样的女孩注定会成为关注的焦点。进入公会没多久,她就和公会的另一个富二代,叫做E,形影不离。公会YY频道人少的时候,D会和E甜甜撒娇,或者给他唱歌。 E也不害羞,还笑着问我:小x,我老婆声音好听吗?

和大多数网游情侣一样,E负责D的全身装备,但据我目测一个月1万到2万左右,远不及上面那些花大价钱的大神。

之后E特地飞到英国看D,然后两人大吵一架分手了,不知道为什么。

PS:他们之所以对我不感兴趣,一是我的声音很有男人味,二是我玩网游比男人还男人味。

_______________

最后:

说到这里,好像没什么好说的。后来游戏出了名人堂,按照装备的强弱排序——我们都以为凭C的蠢和消费的速度,一定要进。结果C只排得很低——第一名,下一个服务器,10个英雄,每一个都拥有最高等级的套装闪耀。声称只花了200万。

后来,我在论坛上看到某玩家愤怒的刷屏,大意是不告诉家人玩游戏就把车卖了,并投入了几十万。结果,该帐户被盗。篮子是空的。为维持和谐,GM集体静默并删帖。由于不在服务器上,因此无法跟踪事情的最终结果。

我也逐渐摆脱了这种虚幻的瘾。我最后一次上网告诉朋友我AFK了。

让我印象最深的不是给我淘汰装备的大佬们,也不是整天在公会频道跟我开玩笑的小哥哥,而是一直呆滞沉默的C。他说:以后再不习惯听你在YY里说脏话了。 (鲁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张实

我也会根据自己的经历讲一个故事。初中的时候,《梦幻西游》一团糟。我们班玩网络游戏的男生基本都是玩奇幻的。我也玩,但只是玩。

我有一个同学,他也是室友,睡在我的下铺。他很瘦,皮肤黝黑,小眼睛里透着锐利。他是一个赤贫的二代,来自农村的单亲家庭。小时候父亲被车撞死,只有母亲种田养活老少。他一天有2元的伙食费,每周有10元的生活费。但是游戏一卡5元,网吧一小时2元。

他每周都把吃饭的钱存起来玩游戏。有时他没钱时一天只吃一顿饭。他只吃馒头。他从没见过他吃蔬菜。饥饿的脸色又黄又瘦,他低下头,弯下腰。从后面看,他就像一个垂死的人在徘徊。有时我真的饿了,就向同学借钱。最后,我一个一个向同学借钱,然后又借钱玩游戏。红牌,买装备。他是我们比赛的每个地区的顶级球员之一。

最后,当他借不起别人的钱时,有人打他,但他打不过别人。被打就被打,反正也没钱。最后借给他钱的人都懒得打他。没有人愿意再借给他钱了。后来,他因为偷了学校老师养的鸡到校外菜市场卖,被学校开除。被开除后,他不敢回家,也不敢告诉单亲妈妈。

我上次见到他已经半年了。周末,我和同学一起逛街逛街。我看见他从远处走来。几个星期以来,我的头发每次都粘在一起,他直立着。比理发店里的发型还要直。 脸上布满了鼻涕和灰尘的混合物。衣服又脏又臭,没人能靠近。看他真的饿了,我不忍见他这样,就请他吃饭,他还在跟我们吹嘘他现在的装备。尽管如此,他仍然欠我几十块钱,还没有还。

后来我们上学时,他在学校周围上网。我们在度假,他也回家了。他妈的不知道他被解雇了。终于听说给网吧配了网管,可以天天上网,一整天。网吧一个月给他200块钱,够他吃饭了。

如果你说他是一个疯狂的人民币玩家,那你就低估了他。他是一个生活玩家,他在用自己的生活玩游戏,他在用自己的生活玩游戏。

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

看到有朋友说“征途”和“游戏支持”,忍不住聊了起来。

我曾经是《征途》中托付给我的人之一。

公司每周定期在账户上刷一些顶级材料、黄金等,价值在10000RMB左右,特殊情况还会有更多。每个月再给一个大的,大约值3W。可能感觉比NB大,但这是一个固定值。在游戏开始时已经建立了财富。事实上,一个角色的积累要花费数十万。那时候公司给我账户的资产应该已经流到几千万了。

我们的使命是在游戏开始时抢先占领一个国家,赢得国王的城市,并刺激其他账号充值。游戏正式开始后的一段时间内,会挑起游戏内部的矛盾(比如骂战、国战等),只有消费才会有人充值。然后慢慢淡出边缘,让人超越。最后,削减开支,慢慢退出该地区。准备前往下一个新区域。这个周期大约为1到2个月,取决于地区的繁荣程度。 《征途》有一个合并区的措施。已经不记得进过多少区了,角色也随着区的变化而变化。

上面有位朋友说“楚魂V随风,大楚卫”看到这个名字突然勾起了一些回忆,于是决定说一下这个话题。这对活宝。 其中一个是内部账户,我们和他们打了好几次,输赢。好像忘了说我们人也带公会。那个时候大家都去IS了,YY还没有现在这么火。我带的公会200人左右,流动人口太多了。有的留在老区,有的和我一起开辟新区。呵呵,开新区是时候刷钱了。

各大客服好像是《征途》率先开通的。如果他们的帐户有问题,通常会直接解决。其实很多电子和建议也是他们自己提出来的,相当于自己想办法花钱。

告诉我我认识的其他人。作为我公会的会长,其实我花的钱并不是最多的(当然是公司暗中直接赠送的虚拟物品。)。以下兄弟的装备和力量比我多3,也就是说他们比我花的钱多。

从进入Giant到离开Giant,一共经历了5个账号。每个帐户都扮演着一个公会的现实角色。周期不确定,效果不好,果断放弃账号和公会,换成别的。

当然,这是最成功的公会,也是最长的账号。这个数字约占公司提供给我的所有虚拟财产的 50%。你可以估计这三个人花了多少钱。事实上,我真的为他们感到难过。从开始到我,到消失到最后,我一路努力,花了很多钱,也很信任我(基本上公司经常给的东西都不够。我在找转发资源分配,就找他们要了,反正各种谣言四处奔波,他们给我这个“哥”不低于10W,唉,凭我自己的工资,怎么可能是个穷屌丝? 粉碎。)

如果以上都发生在虚拟世界,那么下面的事情就发生在我经常去的一家网吧。这家网吧《征途》玩家众多。是我了解各种游戏信息的渠道,结识了各种玩游戏的人。我在网吧有一个普通的账号,不是垃圾,不是很好(梁图怕被人发现囧~)。王会长是我拉进《征途》的人之一(呵呵,被公会提拔发帖,刷屏等等的人很多),刚开始他才学会上网,他是个什么样的老板。看我在这个游戏里杀人是很过瘾的(当时国战中,一技能落到一票),吹嘘完我就踏入了这个泥潭。通常,它只是偶尔的数万次。那场比赛他吓到我了(京图有个排名赛“世界第一”)。他问我怎么拿世界第一,我说一定是最好的装备。他在现场直接充了40万,那天我一直陪在他身边看他砸装备,还时不时指点他。下午,公司的经理过来(这个经理在城里负责一些事务),加了他一个大客户,算是熟人了。我只能假装第一次见到巨人。当然,这家伙怎么能用40万?哈哈!第二天他又给我打电话,收了50万。这次不用再像上次那样麻烦了(上次在网吧积分卡不够用……),直接打电话给经理上网收费。不过,他的运气实在是太差了,最后的装备只能算是勉强让我满意。但他自己很满意。可以想象没有他的最后十强。 一怒之下,他出国了。我觉得这一次对他公司的影响不小。

对了,那年的冠军是随风而去的。

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2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